HAWK

OvO

【ABO】About to dawn(平权主义,CE)Ⅰ

1.Alpha!Combeferre/Omega!Enjolras
2.这是一篇几乎没有肉(充其量可以算有一点点肉渣)的ABO。
3.私设多。见本章末。
4.结局半BE半HE慎,文渣慎
5.以上都能接受的话请下拉
----+++------w-----+++------

黎明将至
About to dawn.

第一章 斜日
远天的橙霞渐渐地沉淀在凛冬灰沉沉的雾霭中,西斜的圆日不舍地回望着面前的地平线,似乎又一次不能接受自己注定要离开这片土地,任它浸入黑暗的事实。
安灼拉伫立在图书馆宏伟的落地窗前,抬望着颓丧的夕阳。淡金色云气似的鬈发浮散着捧起少女般鲜嫩明丽的脸庞,坚毅的鼻梁却严厉地将他的曙光晓色与颓唐的暮日余晖隔开。他垂眼,扬手,面前厚重的书卷如倦眼般懒散地阖上。一如未分化前那样地,他从整洁紧致的西装裤里拿出自己的身份卡,一手抱起那书,转身欲将其借走,却猛然看到那身份卡含苞待放的花体字名字旁那寸亩大的地方赫然写着血红的“O”,似是一块腐烂发黑却永远渗出鲜血的伤疤。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隔膜沉下的力量把淤结的气叹出。他放下书,紧锁眉头,将身份卡往裤子口袋里摁了摁。他不愿意用这张身份卡。除了自己和父母,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份。然而借书却会留下记录。也许同学偶尔查阅借书记录的时候,不经意地瞥到了他的身份.......他甚至不愿意尝试让图书管理员帮他随便填写一个“Beta”。也许只能托同学借了吧,他想。他最后恍惚地望了一眼那本书,两手空空地转身离开。
“安灼拉!”
是公白飞温润的声音,伴着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安灼拉急忙侧头清了清嗓子,平复了一下情绪,微笑着放下了书,稍微与对方隔开一点距离,开口道:“哦,我的朋友,居然这时见到你。你是看完了你那一房间的书,不得已来图书馆了吧?”
“啊,不全对。不过是来图书馆没错。”公白飞欲言又止。他好像一瞬间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沉思,却又一瞬间恢复了过来。友人的微笑如春日的暖阳,悄无声息地用金晖拂去河上的冰霜。他扶了扶蒙尘的眼镜,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口道:“我在找一本书。那本书……啊,它居然在这儿!就是你手旁的《物性论》。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借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我的朋友。我不准备借的,请便。”安灼拉微微点了点头,慷慨地平手示意,上前一步捧起书递给了公白飞。
本来不抱什么期望征询安灼拉意见的公白飞,意外地从安灼拉的举动中发现了他的异常。他很清楚,安灼拉待人一直有贵族一般的矜持,即便对密友也不例外,突然这么......是怎么了?公白飞不由自主地分析了一下友人的行为,但却无法推理出真正符合逻辑的动机。也许他并没有真正充分了解安灼拉?安灼拉这么做的原因,恰好是自己不清楚的?他无可奈何地决定緘口不谈那本书的事:“没关系,算了吧。我也只是好奇一下。”
安灼拉沉默了。他们两人之间的空气滞住了。他们似乎都陷入了自己的思考。公白飞意识到他必须另找一个话题,才能结束这样的尴尬。于是,他透过落地窗向外望了望,从口袋里掏出怀表,翻开磨损得厉害的盖壳:“不过,现在是七点差五分,图书馆要关门了。我们去校园里走走吧?”
“七点?”安灼拉猛地惊起,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掏出自己的怀表,才发现它早已定格在了六点半。
安灼拉暗暗地责备自己的失策。他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上午喝的抑制剂将要失效了。的确,他微微地能察觉到对方体质带来的侵略性的气味,这也正是他刚才莫名陷入恍惚的原因。必须快点回去,立刻马上。
于是,安灼拉给公白飞打了个招呼,急匆匆地转身离开:“我还有急事,要先走了。”
“安灼拉......!”公白飞欲言又止。他摇了摇头,酝酿了一下话语,在安灼拉身后缓缓开口:“我的朋友,能帮帮我吗......我无家可归了。”
“为什么?!”安灼拉的脚步滞了一下,略带惊诧地回头注视着友人。落地窗流进的夕光跃上公白飞厚厚的镜片,粼粼闪耀宛如晚风轻抚的海面。公白飞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沉着地开口:“首先我要说在前面的是,我将要说的事情,也许你作为beta不太能理解,但是它偏偏就这么荒诞。我最亲爱的母亲认为我到了成家的年纪,非常热情地给我找了一个美丽贤淑的Omega姑娘。我很感谢母亲的好意,但是,不得不说,我和那个姑娘真的没有爱情。然而我亲爱的母亲却坚持她的好意,她坚信我与那个姑娘将是天作之合,并已经开始一手操办婚事。但坦白的说,对于那个姑娘,我可以尊重她,却无法爱上她......”
公白飞尴尬的笑着,托了托眼镜,低头抖了抖自己身上沾上些许泥点甚至还因屡次晒干散发着咸涩的汗臭味的衬衫,摇了摇头耸耸肩:“......然后,如你所见,我还是尊重了自己的本心(也是尊重那个姑娘),露宿街头,有家不得归。”
安灼拉听到Omega一词,下意识地皱眉,沉下嘴角:"那么,你现在怎么办?"
“虽然我只是才逃出来大半天罢了,但我知道我将面临的是什么。但是我无所畏惧。”公白飞抬起头温和而坚定地笑着,右手虔诚地抚上左心,像教徒对基督发誓一样,仰望着:“在原则问题面前,我不会妥协。生殖是不平等的,而爱情是平等的。没有爱情,我和她的结合就只有生殖的意义,是不平等的。可人们管这结合叫'爱情'。这无疑是利用爱情平等的表象来确保不平等的实质。啊,这是不平等对平等最肮脏的亵渎。”
安灼拉几次张口,意欲向友人道别。但想到朋友要路宿街头,便略略地提了一句:“我支持你,人人生而平等。不过,你不能露宿街头。你知道,现在有抢劫团伙会绑架街上露宿的alpha和omega。”
安灼拉的抑制剂确实将要失效了,空气中一丝若有若无的,独属于omega的香甜气息游进了公白飞的鼻腔里。公白飞在原地怔了一会儿,平复了一下情绪。在Beta面前表露出自己Alpha的本能会让Beta感到被当做Omega而受到侮辱。不能这样,是的,这样是错的。然而公白飞悲哀地发现那种湿热的香甜仍然缭绕着他。也许是幻觉呢?他有些尴尬地干咳了两声,在心里说服自己无视这种诡异的感觉:“是的,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事已至此,我将竭尽全力支持你为捍卫平等而进行的斗争。你可以住到旅馆,朋友,费用我出。我先回家处理一些小事,然后带你去。”安灼拉回望友人,天光仄斜着从侧后将他挺拔冷峻的轮廓勾勒出来,一层灰金色的碎影鎏过似上帝雕刻而成的脸上。公白飞不知怎地微微有些失神,恍惚觉得似乎有天使登临。他小跑步追上安灼拉,与他并肩。夕辉洒过街角,金红的碎影顺着他们的西装蜿蜒而下,在衣角的皱褶里徘徊,又分头淌开。滴在氤氲着淡淡血气的宁静中,生生不息。

-----------
附:私设们
1.地点时代模糊处理。(只是想表示一下这种状况在近代向现代转型的过程中,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地区都有可能出现。)最适合的时间地点是19世纪初的普罗旺斯。
2.故事背景放在一个人们曾经高喊过自由平等后来却渐渐在社会风俗与平凡生活的冲刷中淡忘了曾经使他们无比激动的自由平等的社会中。
3.这个社会表面提ABO平等,事实上不平等的观念以及行动却处处存存在。
4.安灼拉生在一个父A母O的传统的有钱人家里。父母思想保守。公白飞生在一个父A母B的穷人家里,母亲相对开明但过度热情。
5.抑制剂是一种烈性药物。有效时间8-12小时,但短时间不能生效,遇上Alpha的气息会加速失效。且一次性服用三瓶以上会有生命危险,挺过危险期了,有很大机率丧失本属性功能,变成为没有生育能力的Beta,寿命大大减短,活不过39岁。
6.如果有还没有想起来的私设下一章发。

帮kkkkkkk

荒鹰:

占tag打个小广告TVT,四只5cm左右的双面钥匙扣已出,淘宝地址在p2也可以直接搜安灼拉关键词。俺是学生党只有周末有时间发货qwq

从今天起混LOFTER

纪念一下2015.6.23  艾吉奥生日前一天